爱是指间云烟

  • 文章
  • 时间:2018-09-27 17:48
  • 人已阅读

  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我庆幸有个好妈妈,但也失落自己竟有个使用暴力的父亲。

  音响里一直播着周杰伦的那首“爸我回来了”。余音在耳边回荡,语音婉转,沉浮不落。

  那年我十岁了!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是看看父亲有没有在家。背着书包踩着台阶,轻快地走到家门外。听到锅碗瓢盆掉在地上的声音,和无尽的骂声。我迅速地打开家门,看见妈妈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头发乱糟糟的遮住了脸。只见父亲拿着鸡毛掸子正要向妈妈身上打去,更是一脸愤怒。脸上是红通通的,不用猜,一定是刚喝酒回来,又要打妈妈了,这样的情景,不知在我记忆里出现过多少次。

  我什么也没想,只是一个劲地冲向妈妈,拥入妈妈的怀抱,鸡毛掸子只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禁地一颤。妈妈流着泪痛哭说:“走啊!走啊!”妈妈尽力的将我推向一边,她在颤抖,嘴角还有血痕。我跪了下来:“爸,别打妈了!好不好!您不是没钱吗?明天我就不去学校了,我就开始挣钱。您能不能不要打妈了!”妈妈一听我这话,爬向我:“无论如何,你都得上学,就算妈妈累死都要供你上学。”我们抱起痛哭,父亲发飙了,拿着鸡毛掸子朝妈妈身上打下去,我没注意,妈妈挨了。突然,妈妈昏了过去,倒在地上。。我吓呆了,只是那时还小,很害怕!害怕妈妈离开我,我抱起妈妈痛哭:“妈,醒醒啊!你怎么了?”父亲根本就不相信,认为她不经打,装昏过去,大声骂道:“敢跟老子装,还不快醒!一会儿,有你好受的!”他更愤怒了,朝我大喊:“看看你妈咋了。”我一会儿都不敢停留,摇晃妈妈,但妈妈还是什么反应也没有。此时她很安详,似乎想要永远沉睡在梦里,永不醒来一样。

  父亲手中的鸡毛掸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他有些惶恐,将双眼瞪大,走到妈妈身旁,干脆将妈妈抱起来冲出门外,转身回过头来:“还愣什么?还不快走!”我擦干泪水,站了起来,跟着父亲走出门外。骑上了单车搭上妈妈朝县医院行驶,没多久,就到了,我扶住妈妈,父亲去找医生,担架来了,妈妈被抬了上去急救。父亲去挂号,办这些手续把钱都花光了。我坐在急救室外的长凳上焦虑的等待着。父亲则在门外探探头,希望可以看到一点东西,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看见,简直是妄想,门被关的紧紧地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气得他直跺脚。他很怕妈妈出事了,因为他心虚!他打妈妈的事整栋楼的人都知道,他怕妈妈出事后,妈妈的亲戚或者是邻居告发他,才装作很关心妈妈的样子,其实,我比每个人都清楚他的所想。灯一下子灭了,妈妈被医生推了出来,我连忙跑了过去,看着妈妈,但妈妈仍处于昏迷状态,还未苏醒。他不闻不问,走向医生,医生很沮丧的样子,埋下头来:“她得了血癌,是早期。如果及时医治,就可以存活下来,但成功的几率很小很小同时也需要一笔很多的钱。如果不医治,那……请节哀顺变吧!”医生的话已经说得很详细了,说完后,医生就走了。他痛哭,装作痛不欲生的样子,但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一个医生走了过来,看到他的样子,同情的说道:“先生,您还是节哀顺变吧。”他大怒,向他怒斥道:“她还没死!她不是我害死的!不是!不是!”唯恐别人妈妈是他害死的,他蹲下来,倚靠在墙角,此时,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闪现,那就是——离婚。他当然明白,一旦离婚了,自己不仅可以得到点利益,还需要用钱给她医治,真是一举两得,这种方法也只有我才能想到!哈哈~~~~~~。他大笑起来,行人和医生都注视着他,我也是,我还以为他为此伤心欲绝了呢!感到很惊奇!必然不知道他的这个想法!。妈妈现在依然没有醒来,我看着妈妈,脸色苍白,面无血色,打着点滴,既害怕又心寒!又为妈妈痛心,就在此时。护士在门口朝着我说:“七号病床,请及时交住院费,否则,要停止治疗!”她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在这短短几句话中,却不知是一个生命!。现在,我还能做什么呢?!怎样才能挽回妈妈的生命呢?!想到这,泪就不由得落下来,浸湿了雪白的被子,我趴在妈妈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父亲匆匆地走了进来,很着急的说:“怎么了?你妈死了?”他慌张张走进病床前看看心电图仍在跳动放下了心。他的话被其他的人都听见了,都显出异样的表情,因为家里没多少钱,就只能让妈妈和很多病人挤在一起治疗。“那不是还没死?害得我白担心!”直到他看到很多人都在注视着他时,才把言辞放工整些。

  直到有一天,其他病万博体育图片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达到20倍流水量即可申请提款,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超给力回馈广大客户!新万博亚洲客户端官网博彩资讯平台,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万博体育图片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床的病人都出去散步了,只有我陪着妈妈。已经三天了,妈妈还没有苏醒,我有些担心了,但担心又能怎么样啊?妈妈能够醒来吗?不能!妈妈如果知道了,反而会不开心,所以现在要冷静的面对现实,虽然我把台词说的一字不落,但我没有办法做到!

  门被推开了,是父亲,他一脸彷徨,我惊慌道:“爸,你怎么来了?”他嘴里叼着一支烟,吸了一口烟,又继续回答:“我来看你妈。”他没有在骂我了,甚至说出更破格的话了,我很高兴!但没持续多久,他大发雷霆,将烦恼都抛在了我的身上:“你妈什么时候才能醒啊!醒了就离婚!”离婚?这个字眼,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我曾想过爸爸跟妈妈离婚,我和妈妈过着幸福的日子。今天,爸终于提出了,为什么我不高兴?反而很伤感?很无奈?。顿然,鼻子一酸,泪水就下来了,止也止不住,我边哭了起来。父亲好像很烦了:“别哭了!烦不烦啊!”我很害怕,将哭声降低了,也许是屋子里人少,才会显得声音很大,即使已经降到了最低但还是很大,他又呵斥道:“再哭,信不信我打你!”他将眼睛瞪大,好来吓我,我害怕的停止哭泣只剩下了抽噎声。。溢流不住的眼泪,痛苦的心情,完全压制了恐惧的心理,声音愈大了,弄得一发不可收拾。这时,他再也忍不住了,将手扬起老高老高的,这一巴掌下去,不敢现象那将是怎么样的!我吓得直接将手护住脑袋,把眼睛紧闭。但他的手没落在我的头上,而是……这时,还好,为我妈妈治病的那个医生捉住了他的手,才没有使我挨了这一巴掌,他不仅是我妈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竟没想到,他竟成了我以后……。“先生,你动手打一个孩子是犯法的!”他严肃地说道,“我…不懂什么法律!我只知道我在管我自己的孩子,这不算犯法吧!”“根据法律第XXX条规定,虐待孩子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不会吧!”“不骗你,你完全可以找个律师咨询一下。”“我……我服你了,还不行吗?”实际上是这么说,但心里根本没这么地想。说完,一摇一摆的走出门外,嘴里一直嘟囔着不知说些什么!低着头,一下子撞在了门上,气得他用脚直踢万博体育图片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达到20倍流水量即可申请提款,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超给力回馈广大客户!新万博亚洲客户端官网博彩资讯平台,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万博体育图片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门,嘴里一直骂着:“门也跟我过不去!”直到满意了才走。。我破涕为笑。。我激动得说:“谢谢您!”他微笑地点点头,面相很慈祥!。就在此刻间,我忽然看见妈妈的手动了一下,我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激动,我拉住医生的衣袖:“妈妈手动了,动了。”他也是很欣喜,笑着说:“是吗?让我看看。”他走到的前面为妈妈看病。。没过多久,妈妈就醒了,我拥入妈妈的怀中痛哭。在这一时间段里,我第一时刻将这件事通知了父亲,他听后很是开心,说着就来了。原来他每时每刻都潜伏在医院中等待着妈妈的醒来,但他是有居心的。。等到他一跨进门口,就伸手拿出一张纸,我早就猜准那是什么了。妈妈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伸手一接,再细细看看上面的字,她眉舒不展,很是犹豫!父亲发话道:“不管你同意不同意,都得签!”他随后拿出一支笔,扔在病床上,妈妈拿起笔,手在颤抖,热泪盈眶,湿润了双眼。最后,在无奈之下,妈妈还是签了那份离婚协议书。。看着妈妈签完,他露出了邪恶的笑,从床上拿来笔和纸,看着笑着。就这样,他走出了屋外,什么也没说!妈妈一定伤心透了!又感觉有份轻松,妈妈再也不用受苦了!。妈妈哭着对我说:“孩子,对不起!妈妈让你没有得到父爱。”我也哭道:“妈妈,这不怪你!只要妈妈不被他打就好!”我和妈妈拥抱住,失声痛哭。。医生说了一句话:“你的病我可以为你治疗。”慢慢放开我:“我宁愿死去,但不能欠别人人情。”“这怎么能算是呢!我是这家的医院的院长,我完全可以为你免费治疗,这家医院是我自己出钱建造的,如果传也是传给我的子孙们,医院的工作者不会有所怨言的!”“真是谢谢你!”我哭着跪了下来。他连忙扶起我来:“其实我并知道你们的事,我的亲戚就住在你们家的附近,我也是听他们说的。”“这世间还是有好人存在的。”。爸妈离婚了。妈妈解脱了,我也解脱了。。2012年x月x日妈妈手术成功。。医生的妻子早就已经死了,也是血癌,所以,她对待血癌的病人很好!听说他还有个儿子,和我一般大,他真的是个好医生!。妈妈现在依然在沉睡,在今天的早晨,妈妈醒来了万博体育图片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达到20倍流水量即可申请提款,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超给力回馈广大客户!新万博亚洲客户端官网博彩资讯平台,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万博体育图片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医生推着轮椅带妈妈出去散步了,妈妈被隔离了,到了自己一个人处在的病房,这也是医院的照顾。。“爸。”我正在整理床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安静。“你是谁?”我问着这个和我一般大的男孩。从他的样貌看,我可以猜到他一定就是医生的儿子。我轻声问道:“找医生吗?”他点点头,我跑到他的旁边,牵着他的手朝后院跑,即使那时我已经十岁了,不小了。但我只把他当作了我救命恩人的孩子。。

  我带着他去了后院,在茫茫人海中,看见了妈妈。妈妈脸上充满笑意,那是妈妈醒来后第一次的笑。

  我跑向妈妈,她微笑着面对我。看着这个男孩感到很奇怪,更是,我们牵着手。他叫了妈妈身边的医生:“爸爸。”“哎,你怎么来了?没去上学?”“我……我只是想来看看爸爸。”医生好像生气了:“那怎么可以不去上学呢?!”“……老师……把我……赶出来了。”“是不是你不听话!”“……不是。有人诬陷我,就是那个小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瞒爸爸!”他表现得更是生气了,那个男孩也不敢糊弄他了,了当说了真话。“今天,我回到教室,看见了小强,他正在偷拿小红的文具盒,那是她最喜欢的,也是她妈妈刚给她买来的。我看到之后,走到小强身边,抓起他的手,想要通告老师,但却成了被告。”

  “老师就那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赶了出来。”医生深吸一口气,缓了缓气,“下午,我带你去学校。”“哦哦!太好了!”他的父亲看到他的样子,很是高兴!我也很羡慕,心里对自己说:如果我有个这样的爸爸该多好啊!

  “你的女儿怎么没有上学?她还很小!”他问道。“……没钱。”妈妈一直沉默了好久,才吐出这两个字,苦笑。“要不!我出钱?”“这怎么能行呢?!就连我治病也是你的钱,如果再花你的钱,那就不合情理了!这绝对不行!”妈妈加重了语气。

  “就算是让你的女儿看管我的儿子,这样好了吧!反正上学也花不了多少钱,以后再还给我也不迟!”妈妈的眼中充满无限的感激。我跪了下来以表示感谢。那个男孩将我扶了起来:“以后,你就是我的同伴了。”他洋溢着笑容,他对一切的事情都从来没有担心,有自己很快乐的童年,童年的世界,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呢?我为什么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我必须每天担心这担心那的,没有自己炫彩的童年。

  十岁了,我还没有过过一次生日,但我一直都记得。每天爸爸都喝的醉醺醺的,不高兴时就打妈妈,高兴时就不闹,就打着呼噜睡着了。每次的生日,我都会清晰的记得,记得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妈妈总把我的生日忘记,因为妈妈每天上班很早,下班确实很晚,妈妈回来时已经很晚了,妈妈累的睡了,我就得在很小时就要学会做饭,做一切的一切。

  “爸,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你要给我买生日礼物,我想要一个铠甲勇士组合。”他拉扯着他父亲的衣角撒娇。妈妈眼里顿时感到惭愧,泪水迷糊了双眼。“是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没有过一次生日。相信!妈妈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抱住妈妈,又哭了起来。“妈妈,不是你的错!女儿的生日并不重要,妈妈的生日不也是没有过吗?妈妈为我付出的已经很多了!”我们抱头痛哭,把所有的苦难和经历将在这时全部倾诉。

  这时我才明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

  第二天,我就和他一起去了学校,学校离医院不是很远的。大早上,他和他的爸爸就来到医院,还有新书包,新的教科书,妈妈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一个劲的道谢,他和我们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这么的帮助我们?难道有什么企图?我们很穷的,哪来的么钱啊!

  医生叔叔将我们送到学校,很华丽的!据称是个“贵族小学”,哎!那时也不懂是什么意思了,只知道他支付了很多钱。

  学校的建设好!像是他以前在过的学校,否则怎么很是熟悉的呢?!进入学校的时候,就闻到一股花香,是康乃馨的花,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我的家里就中有,对这种花很敏感!有种特殊的感觉。看见花时,有种莫名的冲动,我冲向花池边,随手摘了一株,却被一个看似是园丁的人阻止了。我吓呆了!医生叔叔和他说了半天,才和解了。我恍然看见有个牌子——爱护花草树木。才惭愧的低下头。

  医生叔叔和我们道别后,就和他一起走进教室,他跟在老师的后头,我跟在他的后头,像只胆怯的小鸟,他则是威风凛凛的,想让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他,但相反,一个威武的男生站了起来,给他一个凶猛的眼神。他低下头去,没有再抬起。老师提高嗓音:“同学们,上课了。我们班有来了两个新同学,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

  我露出笑容,希望是掌声如鸣,但换来的竟是鸦雀无声,只有几个人在鼓掌,老师没多说什么!因为老师也不容易,教这些“不学无术”的学生,真的受尽了“千辛万苦”。现在的工作的确挺不好找的,在一个“贵族小学”教学,工资高,只是待遇有些差了点,大多数还是会选择来教学的,今天招聘老师,来招聘的人就有很多,这座小学的“教学质量”可谓是有目共睹的。

  这些也是我的邻桌——应如水,她告诉我的,她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她还说,她五行缺水,所以名字中就有个“水”字。

  中午是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我想要和他一起吃饭,但他早就无影无踪了,听说是在和小女生们“聊天”呢!刚开始,我还有些不相信,刚走进食堂,就听见鼓掌的声音。是他!真的是他!别人说的还真还真的是真的!他正在表演魔术给别人看呢!周围的都是小女生,我有些吃惊,回家告诉妈妈,妈妈也难以置信!

  几天后,不只是哪天,我和妈妈被医生叔叔邀请去他家给他的儿子过生日。当然得参加了,尽管没有钱了,无论如何,都得尽点绵薄之力,这也不算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

  去了他的家,他的家很好,不能用很好来形容,应该是很大很大,他的爸爸给他买了很多的东西,包括零食和玩具。他家客厅放置着一张大尺寸的照片,应该是他爸爸妈妈的结婚照,他的妈妈很年轻,很漂亮!我一直注视了很久……

  “吃饭了。”医生叔叔叫我们,我才从深思中醒来。匆匆的去吃饭,肉的香味让我忍不住,跑向餐桌,盯着这些美味的食物,妈妈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才尽量的收敛了些。医生好像看出什么端倪,连忙的说:“别客气!吃吧!”我一直不敢动筷子,只是低着头。“吃吧!”妈妈发话后,我才敢吃,他呢?!早就吃的不知成什么样子!他的父亲看着他的样子很是无奈!

  吃完饭后,妈妈收拾了餐桌,医生叔叔拿来了蛋糕,蛋糕也很精致,很大!拆开后,用塑料刀切开,他将自己的一部分,擦在我的脸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哈哈大笑。我就很生气!把自己的那份蛋糕藏了起来,医生叔叔很惊讶的问:“你怎么藏起来呢?不‘反击’吗?”我笑着摇摇头,接着说:“多浪费啊!这么美味的蛋糕,不!这一生中我还没有尝过蛋糕的滋味呢!”他愕然,“你不会骗我的吧!”“我怎么会骗你呢?!”他将他的那份蛋糕地在我的面前,他爸爸摸摸他的脑袋笑着。

  “对了!我还有份礼物给你呢!”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支短短的棒子,慢慢伸缩。“这是给你的,这样才会更有‘魔术师’的风范。”他害羞地低下头。他的父亲很不解“‘魔术师’?”我笑着回答:“没什么!只是一个‘代号’”我赶紧缓和场面,要不!让他父亲知道了,准没我的好日子,囧。

  我没说出原因,他可乐了。“如果我们是一家人多好啊!”屋子一片寂静,他的父亲没有说话,妈妈静止。他感觉自己像是说错话了,埋下头。他的爸爸似乎没有生气的说:“你成绩怎么样?还好吗?”他的爸爸转移了话题。“爸,今天是我生日不?”“是啊!怎么了?”“那也该我说啊!我可是今天的主角啊!”“……好!”他欣然地点点头。“明天再问。”“啊?!”“啊什么?明天还是你生日吗?”“……不是!”他愣了愣。

  晚上八点多了,我们就回去了,乘公交车。他早已憨憨入睡了,正在梦乡里呢?!本来,医生叔叔要送我们的,但妈妈坚持要坐车回去。回到医院时,我就躺在床上入睡了。妈妈好像还在工作!

  几天后,医生叔叔给我们找了个房子,房子不是很大,当然!没有他们家的大,但这已经足够了。至少不用每天闻药味,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个温馨的“家”。这再次让我想起了过去……

  今天,是去学校的第二周,一定要去的早些,就算早也不能晚了!吃完妈妈做完的早餐后,就去了他的家叫他,但他还在熟睡当中,他的爸爸硬是把他从被子里拉了出来。就这样,模模糊糊的去了学校。

  到了教室,还有比我们来的更早的人——如水。他看见她后,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嗨!这么早!”他给她打招呼。“恩,一样呀!我也刚来,你也来了。”“我?”她轻轻的点点头。“什么嘛!人家说我,哪有你插嘴?还不是我去叫你,你才能来!”他给我使眼色,我愣了愣他,感觉很是委屈。

  他趴在桌子上,一会就睡着了。丝毫没有想醒来的样子。

  熟悉的音乐在耳边荡漾,是——爸我回来了。

  “我听说通常在战争后就会换来和平

  为什么看到我的爸爸一直打我妈妈

  就因为喝醉酒他就能拿我妈出气

  我真的看不下去以为我较细汉

  从小到大只有妈妈的温暖为什么我爸爸那么凶

  如果真的我有一双翅膀二双翅膀随时出发

  偷偷出发我一定带我妈走从前的教育

  别人的家庭别人的爸爸种种的暴力因素一定都会有原因

  但是呢妈跟我都没有错亏我叫你一声爸~爸我回来了

  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

  我说的话你甘会听?

  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

  难道你手不会痛吗?

  其实我回家就想要阻止一切

  让家庭回到过去甜甜温馨的欢乐香味

  虽然这是我编造出来的事实

  有点讽刺有点酸性但它确在这快乐社会发生产生共鸣

  产生共鸣来阻止一切暴力眼泪随着音符吸入血液情绪

  从小到大你叫我学习你把你当榜样好多的假像

  妈妈常说乖~~听你爸的话你叫我怎么跟你像~~

  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

  我说的话你甘会听?

  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

  难道你手不会痛吗?

  我叫你爸你打我妈这样对吗干嘛这样

  何必让酒牵鼻子走~瞎~说都说不听听

  痛是我们在痛痛。”我一直等到听完这首歌曲,语音婉转,沉浮不落。

  这是她的手机在播放歌曲。“你喜欢这首歌?”我不由自主的问道。“恩。”她轻轻的点点头。“为什么?”她沉默不语,像是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啊?你可以不说!”“谢谢你能理解我!”我笑了笑。又睡了,只有她在安静的听音乐。

  不知不觉中,我就清醒来,“老师”也来了,这节课是英语课,怎么是校长呢?!校长很凶的,尽管我才来一周,一般来说,不会有她的课,但不知道为什么有她的课,也许是英语老师有事情了吧!那也不能让校长代课啊!

  我叫醒了他,他伸了伸懒腰:“几点了?放学了吗?”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是校长任课。

  “你醒了啊!睡得还好吗?”校长讽刺道。“华伦,你去门口站着,还有,杨云萱,应如水,你们都门口站着。”我放慢脚步,朝门口走去。如水没有表现的很不高兴。

  他挤我,将我挤到一旁,凑近如水,悄悄的递给她一封信。她不解,打开后,看了看,很是惊讶!他早已害羞的转到另一侧。我止不住好奇的心,向一边凑了凑。这下好了,校长看不见了。嘟嘟嘟……我小声哼着。她看晚会,我从她的手中抢来,她没有丝毫的反抗,可能是害怕校长发现了吧!即使她很不情愿,又嘟囔着小嘴了、我没在意,笑着。

  致最亲爱的同学:

  如水,你知道吗?我已经羊木你很久了,自从,那天遇见你,我边对你找死母想。你是我一中永不调令的花。我的字有些不好看啊!很liaocao对吗?saorui!saorui!!!!

  爱love有……

  华伦

  看完后,我不禁大笑。却一时忘记校长还在上课、。校长走了出来,凶神恶煞的,瞪大眼睛,满脸皱纹。还好,被“庸脂俗粉”才给掩盖起来。否则,要吓死大活人了、但最好笑的还是他写的那封信。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是不是还不够啊!非得去太阳底下站着才好啊!”他大声呵斥,把我们可吓坏了。哎!没好日子过了!囧。

  这时,乌云密布,就差一点就要下大雨了。

  连老天爷也帮我们,真是太好了!我心里正在计划着下一步计划。

  我随机应变,显出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她将身子后仰,大惊道:“恩?给我装可怜?”“怎么会呢”!我哪敢啊!我这是回家,我要去‘揭发’你们。‘揭发’这个词不好听了点!我要去‘投诉’你们。你们体罚小学生。呜呜……“这时,电闪雷鸣,就差一点倾盆大雨了,我很害怕!他躲在如水身后,但如水真的一点也不怕!

  我赶紧向外走。这点“苦肉计“还是父亲的“三十六计”如今,派上了用场。但……

  “几个黄毛丫头,想跟我斗?也不掂量掂量你们几斤几两重?”“我五十多斤呢!”华伦露出头来抢答,怎么?他现在不怕了?字如水面前表现男子汗的气概吧!“你……”她发怒了,就算在怒!她也不敢惩罚我们的!听了我的那席话后,应该有反应啊!

  “华伦,如水,我们走。”此时大雨倾盆,如果出去了,一定会淋湿感冒的!看她怎样和我们的父母交代!

  “你们先别走呢!说!有什么要求?”她不屑的说,一定是口是心非。我急忙转过身来,那那时还没踏步呢!“我们想让别的老师任课,这是其一。”我特别在“其一”加重声音。

  他听完后,大悦:“好!”我阻止道,伸出手指:“且慢!且慢!这只是其一!”我笑着,“什么?!还有其二,……有其三吗?”我沉默了一会儿,低下头去。又一下子抬起,拍手叫道:“恭喜您!答对了!”“呵呵呵!”华伦和如水也拍手称赞。

  其实,闹出这样的玩笑,我也不是故意的!如今。我成了学校的“热点人物之一”。每天都有很多粉丝,还要签名,很麻烦的!手都酸了,哎!

  最高兴的还是他,粉丝团又大了!

  你都成了‘大人物’了,请我吃饭!我去你家。”这人怎么这么的……他既然说了,我就得答应啊!谁让他是妈妈救命恩人的孩子?!家里又有经济负担了,哎!

  放学后,雨早就停了,我按照约定好了的,邀请他去我家,又想蹭饭了!可是他却说:“我……想让如水一起去。”他首先提出了这个建议。我刚开始时还有些想法,但一想到,这次吃饭需要花很多钱了,没有人在,我和妈妈随便吃吃就行了!但他们毕竟是客人嘛!还得买很多材料。

  “如水,我们一起去云宣家吧!”他露出头,对正在教室里装文具的如水说道。她停止了收拾,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我知道她的意思,强笑道:“一起去吧!”

  她高兴极了,没有丝毫推辞的想法。“能借你手机吗?跟我爸打个电话。”“给。”如水从兜里逃出来递给他。他接着,拨打了他爸的电话。“喂,爸。我是你儿子。今天我不回去吃饭了,我去云萱家吃饭。晚上来接我。”“你这孩子。好好好,知道了。”

  我们一起回去了。在路上,华伦竟然想要牵如水的手。但如水没使他“得逞”。我上前去,牵住如水的手,得意洋洋的向身后失落的他摆了个姿势。他愣了愣,掐腰,很不服气!

  学校离我家不远,这只是我个人认为。但没在城里,学校跟我家相隔好几条街。

  “你们快点啊!怎么这么慢啊!”我朝身后迟迟落后的他们招手并呼喊。“你到底是什么啊!跑得那么快!”华伦苦叫道。我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呢?!我可是练过的!这点路,算不了什么的,那时,我的家住在郊区外,有时,没有骑单车,还是如常到了学校。不是我骗人啊!这可是真的!如若不信,请看看我身后的他们,多么辛苦啊!长跑我还得过冠军呢?!但将被早已让父亲给卖了。我苦苦哀求了三天,最终父亲才去当铺当了。如今,还在当铺里呢!每当路过,我可以趴在橱窗外幻想……

  我停下了步伐,到家了。“到了吗?”我停下好一会而,华伦才和如水赶了过来,还气喘吁吁的。我镇静的点点头,母亲倒是一个很好客的人,尽管家里很穷,最好的东西招待朋友。何况,他是母亲救命恩人的孩子!

  “妈,我回来了。”我边走着边喊。

  这是一栋还行的吧房子,“栋”字显得房子很大,其实,只有几间屋子,地方也很小。这毕竟是城外的房子嘛!也许是这个村子里最好的一间吧!

  我的家里很干净,是妈妈收拾的。墙壁上的爬山虎爬满了每一个空隙,很是好看,看起来也很清静。有陶渊明一半的“境界”了。

  其实在我们没来之前,医生叔叔已经支付了三个月的房租,也许怕我们没那么多钱吧!妈妈问了房东,需要一月支付800元,对于现在的我们,这可是一个人很大的数字,妈妈的每月的工资才1200元,但每月的零用钱就得花去400元,另加上我的上学费用,再也没有多余的钱去买家里的“家具”

  妈妈很担心到时没有钱给我上学,便每天晚上要做一些手工活。等到哪天,到城里卖,真的还能卖出个好价钱!家里喂了好几只母鸡,下蛋了,妈妈绝不让我多吃,一周只能吃上一两个,当是“尝鲜”。总用吃多了不好的借口来掩饰,但这都要“忌口”的!我也明白,家里处于无奈。

  真不知道,他们是我的幸运之神,还是,霉运之神。但愿吧……

  “这是……你家?”他指着这间房子问道,很是惊讶!

  “是啊!怎么了?你可以选择现在就走啊!”对于这个惊讶的问道我很不高兴!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公子”。怎么能让他来我们家呢?!他看我没有说话,“对不起啦!……我不是不了解情况嘛!”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了。

  “云萱,回来了啊!哟,华伦也来了啊!”妈妈又看看身边的她。继:“诶?这位是?”我解释道:“妈,这就是我常提起的如水。”妈妈想了一会儿:“额!长得真标致!都还在这干嘛呢!进屋啊!”“嗯。”如水点点头,笑着,露出了阳光般的笑,我认识她一周了,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自然。

  华伦也紧跟而上,我没进屋,妈妈叫我走到门外,从兜里掏出一张二十元的人民币一边递给我:“去买些好菜,如果还剩些钱,就都买零食吧!如果不够,我再给你。”“妈……”我叫道。“怎么了?不想去?那你在家招待他们,我去吧!”“不,没什么!还是我去吧!”我话没说,就走出家门,妈妈叫道我,我没回应,就一个劲的走。

  独自一人,走到街巷,蹲下去,埋头痛哭,几乎想要把所有的不满和烦恼宣泄出来,,以前没有这个“特权”,不敢发出一点哭声,生怕父亲听见后又骂我。

  在哭着哭着的时候,一辆汽车的灯光向这里照来。随后,车停了,从车里下来一个中年男子。抬起头时,灯光有些刺眼。我一下认出来是医生叔叔。

  他从车上下来,慢慢走了过来,我渐渐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他也蹲了下来:“怎么了?怎么在街巷里哭?生活上遇到困难了吗?”他不耐烦而又细心地问我。我仍止不住哭泣,一时,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拥住了他,那一刻,有些惶恐,有父爱的味道,他也将我拥住,哄着我,像是哄自己的孩子。“你要是我爸爸那该多好啊!”沉寂了好久,我才有勇气说出这句埋在我心底很久的话,一直埋了很长时间,快成“古董”了。我轻轻地放开他,用手擦拭哭红的双眼,一边强笑道:“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他勉强一笑:“没关系!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认你当干女儿。”我兴奋至极:“嗯。”没有得到妈妈的允许我不能叫他的。再说了,他是一个医院的院长,我只是一个农村孩子,怎么能“攀高枝”呢?!别人一定会笑话我的!我站了起来,跑向了街巷的尽头,向他招手:“我要去买菜。”他也笑着向我招着手。心情好了很多,他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而我自己正是应该好好学习将来有一天回报给他。我提着沉重的包裹回到了家,那是我觉得很沉,其实也不是很重的啦!妈妈赶紧出去帮我提,看到我这样子,她都有点心疼了。我看到她那一脸憔悴的样子,又何尝不是心酸?唉!我一定要发奋图强!这边在我的心底里扎根了。如水和华伦正在那里玩呢!似乎很是开心,我凑到他们一旁:“你们玩什么呢?”华伦半天都没理我,如水笑着说:“游戏。”我“哦”了一声。切,谁愿意和你玩啊?我才不稀罕呢!你爱理不理!我独自一人回到屋子里,看起了书,但也没什么好看的,就看起了外面的花草,真的好美,动笔画了出来,可是真的很难看……不堪入目……到吃饭时,我到了客厅里,摆好碗筷,就开始吃饭了。我们边吃边聊,可开心了。医生叔叔说要带我们去玩,但是,被华伦拒绝了,他拍拍胸膛:“我们小孩子,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你们大人呢?就……不同了。”妈妈疑惑不解的问道:“怎么不同。”华伦眯着眼睛奸笑起来。“爸,还是你和阿姨去吧!”妈妈脸通红,说:“小孩子,说什么呢!”“妈,既然华伦都不在乎了,那就这样吧!”我也撮合着。最终,医生叔叔和妈妈一起去了,妈妈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头回发现妈妈,原来是这样的。没过多久……妈妈要结婚了,是和医生叔叔。或许这早已是预料当中的,或许是比预料当中的早了一些,我从不到四十平方米的房子,搬到了一个几百平方米的房子,都有些失去方向感,自然而然,我和华伦成了“兄妹”,我的继父对我真的很好,至少比亲生父亲好得多。一天里,我发生了重感冒,需要及时送到医院,那时,妈妈没在家,只有华伦和我。尽管他是医生的儿子,却不懂一点医术。他看到我这个样子,又于心不忍,只好骑上家里的单车送我到了医院,才至于没有太大的危险,当被送来时,他已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还在为我召唤医生。第一次,被他感动了。时间过得犹快,我早已从贵族小学搬到了高中,华伦依然是我的同学,只是……如水走了,她的母亲再改嫁了,她的继父让她在国外念书,那是将要升入初中时的事。在高二时,我又一次被他感动。学校里的“黑社会”,老是找我麻烦,也不知道是招惹了他们,还是怎么样了!一天,在放学回家的时候,我路过一条小巷,十分幽深。从巷头出现几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当我想要向后跑,发现又有了人,此时,我害怕极了,整个神经都绷紧了,就在此时,从前面跑来一个人,猛地扑住了那一伙人,还向我招手:“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我看见了他的脸,是华伦,我不能跑啊,如果我跑了,他就会有危险。那样的情形好像当年。我还是跑了,我要去找人来救他,情急之下,我拨打了110,结果他们都跑掉了。我赶紧的找到华伦,抱起他那满是伤痕的躯体,他向我笑了笑,又昏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我已经趴着睡着了,他把被子给我盖着,我就醒了,他又当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醒了啊?感觉好多了么?”我笑着说,“恩。好多了。”他面无表情的说着。“你为什么要帮我?”“不想看到你伤痕累累的样子!”“那你不怕自己伤痕累累吗?”“没事,我一男子汉。”“你怎么会知道我跟那儿走?你跟踪我?”“……怎么会呢?正好路过。”“可是家里的路不是那里啊。”“是吗?我走错了呗!”“你说谎,”“我没有。”“有。”“没有,”我们争论了起来,我一不小心,扑到了他的身上,四目对视着,我的心跳怎么会那么快?脸涨得通红,并且还持续那么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我转过身去:“总之,谢谢你。”他笑了笑:“不用谢!”

上一篇:少年梦则国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