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饿不死,就把相声一直说下去

  • 文章
  • 时间:2018-09-27 17:48
  • 人已阅读

  十年前,一个16岁的男孩戴着棒球帽,拖着重重的行李坐上了从天津开往北京的火车。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直到他敲开了一扇门,从门缝里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人。十年后,人们终于知道,开门的人叫郭德纲,而那个男孩正是如今享誉京城,人称“80后”相声才子的—曹云金。

  

  弃学从艺

  

  曹云金幸运地降生在了曲艺之乡—天津,这使得曹云金从小就对相声、戏曲等国粹耳濡目染,“家里一摞一摞,尽是相声的磁带:马三立、侯宝林这些老先生们的段子真是百听不厌。”说起小时候的“珍藏”,曹云金如数家珍。“我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当问到他为何16岁就辍学来北京时,他回答道:“好孩子应该上学,之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糊口。但我对学习没有兴趣,就是喜欢相声,一门心思地研究相声。”

  

  你的家里人怎么看待你辍学而去学相声这件事?笔者问曹云金。“不支持不反对。自己孩子在上学的时候取得好成绩,顺利考上大学,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之后娶妻生子,安静而幸福地过一生,这应该是每个家长的共同愿望。但我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敢说我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但如果这件事我喜欢我就一定会坚持,如果我不喜欢,我想我就不会去做。”

  

  曹云金在天津的相声老师是相声名家田立禾先生,“田先生是相声名家,即使我已离开天津多年,但在接受采访时,我还是会对记者说我的启蒙老师是田立禾先生,我的报菜名和绕口令都是田先生传授给我的。”曹云金告诉笔者,在和田先生学艺的期间,田先生曾建议曹云金考天津当地田先生任教的一所戏曲学院,这样和田先生交流就方便很多。“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幸亏没有去,相声这个东西,不是在学校里可以完成的。”

  

  拜入郭德纲门下

 万博体育图片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达到20倍流水量即可申请提款,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超给力回馈广大客户!新万博亚洲客户端官网博彩资讯平台,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万博体育图片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 

  曹云金与郭德纲还有另外一层关系:郭德纲是曹云金的表姐夫。于是16岁的曹云金在师从田立禾先生一年之后,只身来到了北京“投靠”表姐夫郭德纲。

  

  “我敲开门,一个黑胖子探出了头,我走了进去,第一次清楚地体会什么才叫家徒四壁,当时我以为我师父郭德纲是个骗子。”当曹云金回忆初到师傅郭德纲家中时,在场的人都笑了。“头一天去,我就把我师父家的电视弄坏了。那是他新买的电视,打开的时候电视屏幕一圈紫了。我说没事师傅,我会修,简单。您把那电视关上,插销拔了,摇一摇,过一会儿再开开就行。一个小过后,我去插上插销,一按电门,咚!”曹云金声情并茂地比划着。“电视炸了,我当时很尴尬,头一天上人家来。我师父当时没有怒,看着我问:‘少爷,这就是您修完的’?”

  

  曹云金在师傅郭德纲家住,一住就是3年。“学徒刚到家,师傅不教艺。到家买菜做饭,遛狗,擦狗屎,反正是能干的家务活我都得干。我干活我师父就躺着,嘴里还念叨着:把碗涮了!”说起在师傅家最“痛苦”的回忆,莫过于每天的早起。“一般是5点钟起床,不管春夏秋冬。”你当时还小,怎么就能那么自觉呢?我问曹云金。“我也不愿意起,谁不愿意在被窝里待着,外面怪冷的,还得站在街上背贯儿口。我师父从来叫我早起,每天早起‘咚’把门给踹开,我‘噌’就坐了起来,他就站在门口,黑着一张脸。我就再也睡不着了。”

  

  搬家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跟着我师父搬过很多次家,我自己搬过家的次数我也记不住了。老得换地儿,住俩月房东就轰走。因为有两点讨厌:我们说相声的,在家一高兴就拿起快板打起来,房东说太闹了,得搬走。还有一点就是我师父打呼噜,特响。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天一个街坊敲门来了,问‘您这呼噜能不能控制一下?’”曹云金说,搬家就是那几年生活中的一部分。

  

  第一次搬出来自己住,曹云金住进了何云伟家里。曹云金回忆道:“我租的是他家的一个储物间。”那个储物间小到什么程度,用曹云金的话说,就是躺在床上,一睁眼能看见四个角,就像住在棺材里一样。“后来我想,这样不行,住时间长了人会抑郁,于是住了小一年以后,我就搬了出来。”

  

  第二次搬家是住进了张德武老师的一个画室里,是丰台区一个老式小区的地下室。“潮到什么程度,反正早上起来擦完桌子,晚上一擦,桌子上全是毛。”曹云金描述曾经的“旧居”:地下室的暖气管子到了中午直往下滴水,衣服要是晾在屋里根本就干不了,打开门一股潮气扑面而来。最难熬的还是身上起的一片一片的湿疹。“那时我想,家里挺好,我到这儿受这苦干嘛来了?”

  

  半年不知肉滋味

  

  除了居住条件的艰苦,曹云金在饮食方面也有过一段极其艰难的日子,曾有半年没有沾过一点肉。“本身我是回族,对于肉类就会有避讳,而且当时我买不起冰箱,也就存不了肉。我从剧场坐车回家,最少三个小时车程。得倒四趟公共汽车。五六点钟的三环路,就是一个大停车场。等我到了家,所有的市场就都关门了,因此我根本就没地方买肉。那个时候我跟何云伟两个人连续两个礼拜每天都演,只能拿到40块钱的收入,你要让我到外面饭馆吃一顿,我是真舍不得。”

  

  17岁的曹云金住在陌生的城市,走在陌生的街道,身边都是陌生的人,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正走在一条没有光明的道路上,而且这条路根本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回家这个年头他想过无数次,但对于相声的热爱还是给了他撑下去的动力。“在北京最艰难的时候,我的原则就是对家里人报喜不报忧。我告诉我自己,只要饿不死,就要一直说下去。”

  

  做到刘德华很难

  

  笔者问曹云金,现在很多艺人都回大学充电,你有没有这个打算?他回答:“艺人是往外掏东西给观众的,我必须要‘有’才能讲述出来,但是我一个人能知道多少呢?这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一辈子的时间我都要学习,我要接受现代的信息,但不一定非得要去念个大学,拿到一个文凭。艺术拼到最后,拼的是知识,是文化而不是学历。我的目标是做三栖艺人。”

  

  “想做成刘德华不容易啊!”曹云金感慨道。以前很钦佩刘德华这样的艺人,影、视、歌每个领域都能做到最好,又是常青树。做了艺人且小有名气了以后的曹云金才发现,原来看似在舞台上光鲜亮丽的“常青树”,其艰辛能有几人知。“就拿今年的五月份到七月份这三个月来说,我每天一睁开眼不知道我在哪个城市。每天四个小时睡眠,我睡觉的时间基本上是在飞机上。我一上飞机就开始睡,有的时候飞机一停,“刚啷”一下我就醒了,算是一天的睡眠完成了。有的时候飞机“刚啷”我醒不了,我的助理就在一旁看着我,直到飞机上的人都离开才把我晃醒。”

  

  询问起当下的工作安排,曹云金说他的“主业”还是相声,影视方面如果有合适的角色他很乐意去突破一下自己。“主持方面我现在在做三档栏目:中央台一档栏目;湖南台一档栏目;最有意思的是青海电视台的一档叫《一百万梦想》的栏目。这是一档人际互助类、励志类的电视节目。你只要有梦想,就可以来到我的这个栏目,说出你的梦想,如果你说服在场的五位企业家和我,那么你就能拿到100万元的梦想基金,去实现你的梦想。”

  

  “别看我在台上那么‘活份’,其实我是一个性格有些沉闷的人。”台下的曹云金少了些调皮,多了些稳重。曹云金说:“别看现在观众特别喜欢我,但如果我不努力,创造新的段子,观众很快就会把我忘了。你的艺术不完美,观众需要的难以满足他们,被遗忘就是必然的。我想让自己的艺术生命万博体育图片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达到20倍流水量即可申请提款,万博体育注册官网超给力回馈广大客户!新万博亚洲客户端官网博彩资讯平台,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万博体育图片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走长远,成为常青树,就必须不断提高我自己,毕竟要做到刘德华很难。”  

上一篇:笑猫之保姆狗阴谋

下一篇:没有了